tion %> Flash推广专家Andrew Shorten访谈|易点互动
当前位置:首页 > 建站知识

Flash推广专家Andrew Shorten访谈

更新时间:2009.06.22 浏览次数:

Flash自从问世那天起,就吸引了大量的目光,我还记得上个世纪末的时候,用Flash制作的Eye4U网站给所有人带来的震撼。十多年的发展,它已经从一个制作动画的工具,变成一套复杂的平台技术,最初的用户人群主要是设计师,而现在已经覆盖开发者群体,随着 Flash 以及 ActionScript 的不断复杂和完善,使用者开始向两极发展,创意设计和程序开发各守自己的领域,在项目中的配合出现不少问题,左脑和右脑的平衡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挑战,每个学习者都在选择,加上Flash版本的更新,学习曲线变得更为陡峭了。与此同时,Flash作品的最终用户尤其是那些商业决策者们在中国还没有搞清楚富媒体应用的真正价值,所以就出现了Flash发展在国内的瓶颈,至少目前是滞后于国外的发展。Adobe到底有什么样的发展策略来完善Flash技术平台及其应用?在中国如何推广教育使得这种技术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更快的发展速度?带着这些疑问,我和Adobe的Flash 平台推广专家 Andrew Shorten做了一次面对面的访谈。

Andrew Shorten 主要负责在欧洲各地会晤设计师、开发人员和合作伙伴及客户,讨论Flex, Flash 和AIR等技术在富网络应用及桌面体验方面的机会。我一直很喜欢“推广专家”这个称谓和他们的工作方式,他们热情,乐于分享,是软件开发商和使用者之间的最好的沟通桥梁,他们用自己的知识和体验在各地传播新的知识,或者”内幕新闻”,确实是新技术平台的Evangelist,这次Andrew到中国,我是代表国内非常活跃的网络设计师和开发者社区-蓝色理想来和他做交流。

5月8号下午,在国贸Adobe中国的办公室,我和CSDN的编辑一起见到了Andrew Shorten, 他比我想象的要年轻许多,由于他的时间安排非常紧张而且似乎还未完全适应旅行的时差,略显倦意,不过一旦开始访谈,他脸上马上就出现那种evangelist的热情。Andrew非常主动地在我们提问之前先介绍了Adobe在Flash技术平台上的发展思路和构想。首先在播放器方面,Flash Player 10的市场接受度和更新率超出预期的好,是目前最好的,也是最通用的跨平台的富媒体播放器,不仅仅在电脑终端,甚至在移动设备和其他彩屏设备上都能播放富媒体内容;同时为了满足用户桌面应用的需求,例如存储更多的丰富多彩的交互内容或数据到本地,就成为了Adobe的新技术 “AIR”其次在内容创作方面,Adobe提供了Flash professional 这一工具和 Flex 这一开源的框架。这两者的结合使得前端的互动体验和后台的数据处理有效地成为一个整体,来提供极具创意的应用。几个典型的例子包括 Buzzword –在线版的word,SlideRocket – 在线版的PowerPoint,以及 Picnik – 在线版的Photoshop. Adobe也意识到其原有的目标用户群体为设计师为主的创意设计人员,而现在必须争取吸引以程序员为代表的网络开发工程师这一群体,同时给这些人在项目中提供完善的可以协同的工作流,也就是即将发布的Flash Catalyst这一工具。Flash Catalyst是下一代Adobe在RIA方面的一个重点产品,实际上是为了让开发人员和设计师降低他们工作环节中的冗余操作,提高工作效率。无论是在创作整个的原型上,还是在创作整个RIA项目 UI的操作上,都会让设计师和开发人员提高工作效率。

这确实是让人兴奋的一个消息,虽然在Adobe Lab上出现Flash Catalyst的名字已经是去年底的事情,而且也很是让一些Flash开发者关注,但是毕竟这个工具即将发布,我担心的是会不会让一般的用户觉得在使用上又要面临一次迁移和熟悉,增加他们的学习成本Andrew回答说:工作流的优化是为了让项目中的各个环节的专业人员更有效的工作 (take what you know and do more effectively), 它可以:直接导入Photoshop, Illustrator, 或者Fireworks文件;直接转化设计元素为UI 组件;创建并编辑动作行为而不需要书写任何代码;最后还可以直接交接创作好的原型给开发人员做进深的开发。这不仅仅是工作流上的改善,更是项目中的协同,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专注在各自的特长领域内,减少冗余。这让我很期待它在中国的发布。

我的第二个问题其实是想了解Adobe如何帮助中国的用户和设计师以及开发者社区更好的学习和了解这些新的技术和工具。Andrew告诉我们Adobe愿意帮助这些设计师和开发者社区来不断完善充实最佳实践,Adobe的中国团队正在致力于同步翻译Adobe DevNet上的技术文章,另外Adobe TV也分享了大量的视频教学资料,更重要的还有”推广专家”的工作,他们要通过更多的分享,收集,聚合,来影响这些社区,做好传播和讲解的工作。我如果不是脱离具体的技术工作,我是很有兴趣去尝试这种Evangelist的工作的。

对于最终用户来说,使用Adobe的flash技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就是搜索友好性的问题,我希望了解Adobe和Google的合作,在哪些方面取得了进展?对中文的支持如何? 这毕竟影响了一些商业决策者在是否采用Flash技术时的一些判断和顾虑。

Andrew很坦率地告诉我们,实际上Adobe和google的合作是让Google的search engine去了解Flash的内容在加载数据的过程当中加载了哪些数据,包括这些数据发生了哪些用户交互,比如点击操作的交互操作,那么这就意味着加载的数据要在Flash的内容里可以被google的搜索引擎索引,现在的工作进展还是不错的。Adobe和Google已经展开了一定层面的合作,可以让Google的搜索引擎从数据层面在Flash加载数据当中被Google的搜索引擎抓到,了解到数据在哪里,同时也可以通过Google的搜索引擎引导用户去深入到数据所在的Flash的位置,也就意味着Flex生成的Flash可以被打印,或者被deep linking,而不管它是几层,另外这个数据所在的位置可以被bookmark,这些都是目前Google和Adobe合作的一些进展。对于中文化的支持实际上目前没有任何一个技术可以支持动态文字的搜索,不过对静态中文文字的搜索已经包含在已经进展的工作中。这个工作还会持续相当的一段时间,不断地优化,以使得Flash为平台所发布的内容更加具有搜索友好性。

我相信,既然Adobe 的PDF都可以实现良好的搜索友好性,那么Flash文件的搜索友好性是非常乐观的。

CSDN的编辑也询问了一些开发人员非常关心的问题,例如3D引擎在flash player未来开发计划中的可能性等,Andrew都就他了解做了解答,由于访谈之后马上就有一个安排好的培训,我们决定还是留下一点时间给他休息准备接下来的培训,而我们带着对Adobe即将发布的Flash Catalyst以及其他一些新技术的期待,结束了这次访谈。